洗滌工人在操作。
  楚天金報訊 本報記者卧底揭江城洗滌行業亂象
  本報記者沈度 實習生李宇航 通訊員陳龍
  出差或旅游,我們都少不了要住酒店賓館。但你知道雪白的床單是如何洗出來的?洗滌的原料又是什麼?武漢市洗染行業協會會長董超介紹,酒店的布草都是交給洗滌公司洗滌,有的公司把地巾和浴巾等混在一起洗,有的公司濫加漂白水,洗後的床單鹼性超標,會灼傷人的皮膚。8月份,本報記者卧底兩家洗滌公司,發現其中存在不少問題,一些場景觸目驚心。
  ■ 暗訪
  ——從洗浴中心拖回來的毛巾、短褲,竟與酒店檯布混在一起洗。記者有些詫異,老秦抹了一把汗說:“忙起來是這樣!每天洗這麼多東西,哪還顧得過來分揀喲!”
  短褲和檯布混洗

  工人稱“顧不過來分揀”
  8月1日,記者網上查詢招聘信息,搜到洪山區卓刀泉路附近一家洗滌公司招聘配送工,月薪2000—3000元。
  下午2時許,記者來到該公司,四個低矮的門面房裡“藏”著一個約400平米的廠房,走進廠房,左側一順5臺大型滾筒樣式的洗衣機,發出攪動的轟鳴聲。
  在洗衣機旁五六個藍色的大筐里,骯髒的布草堆成幾座小山,仔細看裡面有白床單、浴巾、被套、白色短褲……廠房內空氣污濁不堪,四處飄散著刺鼻的漂白粉味道。
  裝卸區、洗衣區、熨燙區和打包區之間,沒有任何隔斷,全部混搭在同一個廠房之中。
  一名自稱是主管的女子對記者上下打量一番後,表示當天就可以上班,連記者的姓名都沒問過。談好待遇後,記者被安排給一名叫做老秦(化名)的男子帶領。
  次日早晨6時30分,記者準時來到該洗滌公司,老秦正將洗好的物品打包。他麻利地將一張破舊的窗帘攤在地上,從木臺上拖下幾大摞毛巾堆在窗帘上,隨後將窗帘的兩個角結在一起。每一個打好的包裹重達30公斤。
  7時30分許,老秦帶著記者與司機,三人乘麵包車出門送貨。第一站是位於光谷步行街附近的某家連鎖酒店。第二站是位於關山飯店附近的某洗浴中心,在將浴巾、毛巾等送到後,服務員從屋子裡拖出臟衣物,有濕漉漉的男士短褲、浴巾、床單……在老秦的指導下,記者依次將這些分類,計數。隨後,又混合在一起,打包。第三站是光谷一家情趣酒店,同樣是將骯髒的浴巾、地巾、床單分類點數打包後,拖上麵包車帶回。
  返回洗滌公司後,從洗浴中心拖回來的毛巾、短褲,竟與酒店檯布混在一起洗。記者有些詫異,老秦抹了一把汗說:“忙起來是這樣!每天洗這麼多東西,哪還顧得過來分揀喲!”
  武漢市洗染行業協會會長董超介紹,按道理,應該按照布草的污染程度、類別分開清洗,但行業內不少企業偷工減料節省成本,有的洗滌公司把地巾和浴巾等混在一起洗。
  ■ 暗訪
  ——約3小時後,記者的雙手變得光滑、乾燥,指頭有灼痛感,手掌碰到硬物就會不舒服,多次用清水沖洗才恢復正常。
  正常六七十分鐘的洗滌程序35分鐘洗完
  8月4日,記者上網查到,武漢潔麗喜洗滌有限公司在招洗滌工。與“陳經理”電話聯繫後,當天中午,記者到達青山21號公路火官廟站,“陳經理”安排一名偏瘦中年男子來接。該男子帶記者往金家嘴公交站方向走,大約走了100米,在“袁家灣109號”打開了一道藍色鐵門。門旁牆上寫著“停車場”字樣,並未懸掛洗滌公司招牌。“這個門平時都是關著的。”該男子叮囑道。進入院內,地面上有黑色煤渣,頭頂有許多金屬管道。門後有一條三四十米長的便道,路右側是幾間破舊平房,左側是一個較高的鐵皮廠房。
  洗滌公司車間就在廠房內。偏瘦男子說,“上班時間是下午4點到晚上12點”。記者問起原因,他答:“白天沒有蒸汽。”
  下午近4時,在偏瘦男子帶領下,包括3名中年女工和記者在內,一共10人開始了工作。
  在廠房左側6台洗衣機旁,記者學著工人們,把被套翻到正面,和床單一起放在推車上。一些床單和被套上沾有血跡和毛髮等,還有些檯布包裹著骨頭、魚刺等食物殘渣,床單被套和檯布都混在一起洗。“一臺水洗機每次要裝40套床單和被套。”偏瘦男子吩咐記者,要盡可能多地往水洗機里塞布草,感覺塞不動時,上半身要鑽進水洗機,用雙臂把布草往裡推。
  記者按要求將一堆堆布草塞進水洗機,直到機內再也裝不下,偏瘦男子才關上水洗機,開始設置洗滌程序,洗滌時間大多設置在35-36分鐘。
  接下來的幾個小時里,記者與工人們一起不斷地把布草輪流裝入6台水洗機,待洗滌程序結束,又將布草扯出來,堆在推車上,送至燙平機旁。
  約3小時後,記者的雙手變得光滑、乾燥,指頭有灼痛感,手掌碰到硬物就會不舒服,多次用清水沖洗才恢復正常。
  對此,資深業內人士介紹,完整的布草洗滌過程要花六七十分鐘,時間不達標說明吐水次數不夠,布草上的洗滌劑殘留量較高,“明顯的結果就是布草偏鹼性。正常的酸鹼值是7,而這樣洗的布草偏鹼性,酸鹼值在8-9,甚至達到了10,皮膚直接接觸這樣的布草有灼痛感,有很大的損傷”。
  8月6日,記者駕車跟蹤該公司配送工人送貨發現,其客戶包括仁和路一家商務酒店和卓刀泉一家三星級酒店。
  ■ 查處
  ——徐春說,公安部門將會同工商、質監、衛生部門對洗滌公司進行聯合整治。
  聯合調查組突擊檢查

  洗滌公司“人間蒸發”
  8月12日,武漢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武鋼及周邊治安秩序整治專班、武鋼保衛處、武漢市工商局化工分局、武漢市公安局化工分局八吉府派出所組成聯合調查組,對化工新區八吉府轄區洗滌工業園進行了突擊檢查。但調查人員趕到武漢潔麗喜洗滌有限公司時,廠房內空無一人,只剩下一堆尚未洗完的衣物。地上,蒼蠅圍繞著待洗衣物飛舞,一股刺鼻的氣味令人作嘔。牆角堆放著一些洗滌原料,裝原料的桶上銹跡斑斑。
  隨後,調查組又突擊檢查了不足百米外的一個洗滌公司,該公司緊挨武鋼10號門。近400平米的廠房內空無一人,只剩下不停轉動的滾筒式洗衣機。廠房內蒼蠅橫飛。在公司財務室內,業務單據顯示該公司名為“瑞恆洗滌服務中心”,業務主要是酒店的面巾、浴巾等布草。
  隨後,檢查組趕往距離武鋼10號門約1000米的一處廠房,廠房上方煙囪密佈,黑色的濃煙直衝雲霄。執法人員在牆角發現,在工廠進門一角,接起瞭如蜘蛛網一般的蒸汽管道,循線追蹤,執法人員發現管子的一頭正是武鋼的生產車間。隨後,武鋼保衛部工作人員立即將管道切開。
  據瞭解,這些洗滌公司在消毒整燙環節中需用到大量蒸汽,其蒸汽來源是盜接武鋼蒸汽管道中的蒸汽(本報7月11日曾報道)。
  當晚,武漢市公安局治安管理局武鋼及周邊治安秩序整治專班負責人徐春介紹,專項檢查後,八吉府派出所已將轄區13家洗滌公司負責人召集起來,讓公司負責人簽訂生產責任書,規範經營。八吉府派出所負責人表示,將要求轄區內的洗滌公司儘快整改,並將長期對其進行管控。徐春說,公安部門將會同工商、質監、衛生部門對洗滌公司進行聯合整治。
  武漢市洗染行業協會會長董超介紹,目前,武漢市大大小小的洗滌公司非常多,業界尚無準確統計數據,其中像記者暗訪接觸到的這類不規範的公司,主要為部分經濟快捷性酒店、洗浴城、少部分星級酒店以及醫院提供洗滌服務。
創作者介紹

明式傢俱

po55potfd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